百里无忌

【SK】水中月

双重流光飞舞:







  • 此文纯属虚构,请勿上升蒸煮。



  • 灵感来源于《KAZZ》杂志图。



  • 故事流,慢热,不甜。















1



Krist赤脚站在一间玻璃房里,仰头看着越来越多的水流湍急地灌进房间。



水位越来越高,浸过他的小腿,漫过他的腰背。就在他即将接受灭顶之灾时,Krist透过玻璃看见一个人影晃动,挺拔、欣长的身姿不急不缓地靠近。Krist扑在玻璃墙上,睁大眼睛终于看清了来人,他欣喜又焦急地大喊起来。



“P'Sing!”



床头灯一下就亮了。



一双好看的手轻抚着Krist的头发和胸口,“又做噩梦了吗,Krist?”



“太可怕了,P'Sing,”Krist失焦的眼睛渐渐恢复正常,喃喃低语道,“还是同样的噩梦,我梦见我被水淹没了,无法呼吸,就要死掉了……”



说着,Krist把手卡在脖子上,左右晃动着自己的脑袋。



Singto顿了一下,把Krist的手扒拉下来塞回被子里,“不会的,Krist,这只是梦。你白天电视剧看多了,日有所思 夜有所梦而已。”



他看了看闹钟,“才三点,再睡一会吧。”



Singto还没有站起来,衣角就被从被子里伸出的手拉住了。



“P’Sing陪我睡吧,你不陪我的时候总是噩梦缠身。”



Singto带着无奈的表情看着他,Krist拉着Singto的手,乖巧地向另一边挪去,并附赠一个大大的笑脸,“呐呐呐,陪陪我嘛,最好的P'Sing~~~”



Singto掰开他的手,Krist正要失望时,只见Singto已侧身躺在他身边。



“睡吧,现在可以安心睡觉了。”



Krist有些小得意地笑起来,向Singto身边凑了凑,见他没有反应又向前凑了凑,直到紧紧贴近Singto。



“太近了,Krist。”Singto没有睁开眼睛,抱怨的话却说出宠溺的意味。



听到Singto的话,Krist干脆破罐子破摔,一把抱住他,把头埋在他的胸前。



“P'Sing,我最喜欢你了。”软糯的小奶音轻轻地响起,昏黄的光线下,Singto只看见他红色耳尖。



Singto伸手圈住怀里的人,用下巴在他的发丝上轻轻蹭了蹭。



“你也是我最爱的弟弟啊……”











2



半个月前,Krist从楼梯上摔下来,摔伤了头部和脊椎。经过连日的复健练习,Krist恢复了身体的大部分功能,只是行走时还必须依靠拐杖。



对于丧失的记忆,Krist也没有太在乎。毕竟,他唯一能记得的P'Sing陪伴在他身边,这就足够了。



Krist在Singto严格要求他复健,督促他按时吃药时,就没有那么喜欢他的P'Sing了。他会在心里暗暗埋怨Singto是个古板的老男人。



Singto三十五岁了,Krist的年龄只有他的一半,所以他认为称呼Singto为老男人完全没有问题。



但实际上,这样的称呼并不正确的。Singto英俊帅气,风度翩翩,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。埋首于工作的认真模样,平日里体贴入微的举止,更别提温柔好听的嗓音和注满璀璨星光的眼睛,都让Krist想扑到他的怀里撒娇耍赖,让Singto给他说上无数遍,自己是他最爱的弟弟。



Singto和他居住在一处安静的庄园里,平日里除了Singto的中学同学兼好友New偶尔来访,再无他人打扰他们的生活。



Krist对这样的生活状态很满意,仿佛他原本、一直以来都是如此生活一般。









今天,Singto难得的要出门办事。Krist撒娇卖萌装可爱,Singto也没有同意带他一同前往。



P'New受Singto之托前来陪伴Krist。



在他的监督下,Krist愁眉苦脸地吃下一堆五颜六色的药丸,又按时去复健室练习。



复健室里,Krist比以往更加努力的练习。当汗水顺着头发滴入眼睛里,Krist莫名地想流泪。



第一次,他不了解P'Sing去了哪里,见了什么人,做了什么。只怪这大半个月以来,P'Sing寸步不离地陪伴与照顾,让他对P'Sing产生了超出兄弟之间的感情。



今天,P'Sing不会是去见别的弟弟了吧?想到可能会有另一个可爱的弟弟,像他一样向P'Sing撒娇,让哥哥照顾他,Krist就恨得牙痒痒的。



在他那少的可怜的、模糊不清的记忆里,哥哥就只有他,他也只有哥哥,仿佛两人之间原本就不只是兄弟情。



一旁的复健医师按住Krist不停歇的动作,“Nong,休息一下,今天做得不错。”



今天来的复健医师是个陌生的小个子,目光如矩,一身精壮的肌肉。之前的复健医师生病了,他是来替班的。



小个子医师解开Krist身上的绑带,随意闲聊起来,“Nong,你住在这里害不害怕?这里可是凶宅呢!”



Krist一下愣住了,“凶宅?怎么可能?”



小个子医师趁着四下无人,小声八卦道,“以前,这里住的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富商一家。这个富商到了快五十岁才得了一个儿子,妻子也因为难产死了,所以对他唯一的儿子宝贝得不得了。父子俩没有亲戚,后来担心儿子太孤单,还收养了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孩子。”



“然后呢?”



“大概十五六年前,富商的独子在成年前离奇失踪了。不到半年,富商也过世了,这家的大笔财富就全部落入那个养子的手中了。”医师一边说着一边咂着嘴,仿佛在感叹那个养子的好运。



“那也不能说这是凶宅吧!”Krist不太满意这样的说法。



小个子医师一副你太单纯的表情,“这富商的亲生儿子失踪后,这家人居然没有报警!不过警(和谐)察局对此可上心了,调取了相关的监控,还查访了相关人员,你知道发现什么了吗?”



Krist隐隐约约能感觉到这富商之子的遭遇。



“富商的亲生儿子失踪当天根本没有走出过这座宅子,也就是说他是在这座宅子里失踪的。这么多年都没有人再见过他,大家都在猜想,”小个子医师靠近Krist,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,“他被杀死了,就埋在这座宅子里。”



“Nong,你想想啊,这家的父子失踪的失踪,过世的过世,最受益的人是谁?这家的养子啊!一个来路不明的孤儿,很有可能见财起意,先后杀死富商父子,把大笔财富据为己有!”











3



Krist在三楼起居室找到Singto时,他正坐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。



房间没有开灯,窗外的月光洒在Singto身上,照得他的身形影影绰绰,晦暗不明。



他在New离开时问到Singto是何时买下这个庄园,New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

“我和Singto认识前他就住在这里了,大概二十多年了吧,这是他的养父留给他的产业。”



Krist拄着拐杖一步一步挪过去,“P'Sing,你在看什么?”



“看月亮啊……”



“看月亮?”Krist抬头看看天空中的明月,又低头看看压根没有抬头的Singto。



“低着头怎么看月亮?”



Singto揽过Krist的腰,让他坐在自己身边,“我在看水中的月亮啊……”



顺着Singto的目光看去,起居室的正下方是一处颇大的水塘,碧绿色的水面此刻映照着又大又亮的月影。



“Krist,天上的月亮和水中的月亮,哪一个更难以触摸?”



“当然是天上的月亮啊!”Krist把下巴戳在Singto肩膀上,这样问题让他疑惑。



Singto一下笑了起来,接着紧紧环抱住Krist,“真傻,Krist,你真傻……”



Krist想反驳,只听见Singto又说,“但是你是我最爱的弟弟啊……”



Singto一遍又一遍地说着,Krist回抱住他。



Krist已经不想问Singto关于他的养父和弟弟的事情,也不想问他是不是有了别的、可爱的弟弟。只要这样爱他的P'Sing,现在在他的身边就足够了。













4



过了两天,Singto接了一通电话就急匆匆地出门了。



Krist看着Singto苍白的脸色,询问的话也问不出口。



天空阴沉沉,Krist坐在复健室看着小个子医师做着准备工作。



“这座庄园以前的主人姓什么?”



“我想想啊……”小个子医师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,“好像是Sangpotirat……没错,就是这个姓氏。”



Krist的全名是Krist Perawat Sangpotirat。



发生在Krist身上的事情有很多疑点。



比如,从楼梯上摔下来的他,身上却并无半点伤痕。



比如,他能感到自己的身体日渐虚弱,最近经常头昏无法集中精神,而每顿都吃的大量药物却并不像治疗外伤的。



再比如,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:每一次的噩梦里,在遭受没顶之灾前,他都看见了P'Sing。



P'Sing不会害他的!



Krist缺失的、混乱的记忆里都是Singto对他温柔的笑,体贴入微的照顾。而且,那个富商之子如果还活着,现在应该也有三十多岁了,除了姓氏一样,与他不会有半点关系的。



在他胡思乱想之际,小个子医师已悄无声息地站在他身后。Krist发觉转头想说话,却感到颈后一阵疼痛,接着就失去意识。









“Singto Prachaya,你独占了Sangpotirat家的财富这么多年,是时候该分点出来了。”



Krist一下惊醒,听出来是那个小个子医师的低哑嗓音。他此刻躺在后花园的一辆汽车后,只能从车底看到两双脚相对。



“这些财富并不属于我,我只是保管者。你现在收手离开,我可以既往不咎。”



小个子医师哈哈大笑,“别说得这么冠冕堂皇,都是不义之财,分我一份又如何?!今天拿不到钱,你!和你来路不明的弟弟都得死!”



Krist暗暗抓住落在身边的拐杖,鼓起勇气一跃而起,挥舞着拐杖重重打在医师的后背。



“P'Sing,快走!”



小个子医师没想到Krist这么快清醒,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他一时狂怒,三两下推倒腿脚不便的Krist,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。



枪声响起。



子弹打在Krist身旁的石阶上发出火光,他害怕地抱头蜷缩成一团。



小个子医师和扑在他身上的Singto扭打在一起。很快,Singto夺下医师手中的枪,在踢开对方时毫不犹豫地开枪。小个子医师胸部中弹,挣扎两下倒地不起。



Singto喘息着蹒跚到Krist面前,弯腰伸手想摸他的头发,“你没事吧,Krist?”



Krist惊魂未定,看着Singto手中的枪,畏缩一下避开他的手,“没事,我没事,P'Sing……”



这时,倒在地上的小个子医师挣扎着撑起身体,从腰间摸出另一把枪指向Singto。



“P'Sing!”Krist瞪大眼睛看向小个子医师。



Singto警觉回身,毫不犹豫地抬手举枪,两支枪几乎同时响起。



小个子医师口鼻流血,倒地抽搐几下,再无声息。



Singto依旧举枪对着地上的医师,随后身形晃动捂住腹部缓缓倒地。



Krist爬过去扶住Singto的头,惊恐地看着越来越多的血从他的腹部流淌。他脱下外衣按压在Singto伤口上,带着哭腔大声呼喊起来。



“我没事,Krist,别哭……”Singto的意识逐渐模糊。













5



Singto第一次站在Sangpotirat家的庄园里那年,他才十岁。



当地首富在泼水节之际做善事,邀请了Singto所在的福利院的孩子们前来游玩。



福利院的孩子们第一次见到这么富丽堂皇的庄园都惊叹不已。



有的孩子肆意地玩耍,大吃特吃着从来没有见过的美味佳肴。有的孩子早慧,嘴巴像涂了蜜一样围着Sangpotirat先生,把Sangpotirat先生哄得十分开心。



Singto则两种都不是,他在同伴们都回客厅吃点心的时候,默默收拾散落在草坪上的水枪。



待他几进几出忙完,无意间看见一个白白嫩嫩的小人儿坐在一旁的高台上,看样子已经看着他的行为有一会儿了。



Singto一时手足无措地定住了,他做这些事情不是为了讨好谁,只是天性使然,做习惯了而已。他正准备离开,只见那小人儿撑住台面就往下跳。



Singto连忙跑过去,扶住跳下来差点摔倒的男孩子。男孩子看起来跟他年纪相仿,有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,红润的嘴唇,笑起来时圆鼓鼓的脸颊上露出一个梨涡。



男孩子笑着凑近Singto,仔细地打量他一番,接着在他耳边大喊。



“傻瓜!”



说完,就已远远地跑开,即将消失在Singto视野时,还回头做了一个鬼脸。



Singto的脸有些热,他拉了拉身上的湿衣服,想着,自己也许真的很傻吧……



Singto第二次站在Sangpotirat家客厅时,他已经被Sangpotirat先生收养。



Sangpotirat先生慈祥地跟他说话,可是他的注意力全被Sangpotirat先生身边那个白嫩的男孩子吸引了。



Sangpotirat先生把男孩子向Singto面前推近两步,“这是我的独子,Krist。Krist,这是Singto,以后就是你的哥哥了。”



Krist乖巧地合十行礼,又脆又甜地喊着,“萨瓦迪卡卜,P'Singto。”接着又冲自己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。



Singto很快融入Sangpotirat家的生活。Sangpotirat先生和善,在衣食住行上对Krist和他一视同仁。Krist调皮的表象下,是个善良又黏人的小可爱。



青葱少年相伴成长。



在Singto十八岁生日时,Sangpotirat先生给了他大笔昂贵的礼物。房产、地契、股票转让书和银行卡上大数额的现金。



Krist为自己给Singto准备的礼物不如父亲的,连Singto的哄劝也不听,生气地在花园里乱窜,一不小心摔进了池塘里。



Singto焦急地想跳进池塘里把他拉上来。



Krist却挥手阻止了他,然后像想通了一般笑了起来。他把湿漉漉的头发刷向脑后,露出光洁的额头和漂亮的眉眼。



他在水塘中心,就站在明晃晃的月影中用大拇指和食指给Singto比了一个心。



“谁的礼物都比不上我的!P'Sing,我把我的心给你。”



骄傲又自信满满的神情,白皙的肌肤,眉眼如画,他像是水中的月牙儿。













泰国的凉季,一场接着一场的大雨,洗刷了闷热的空气,这是难得清凉的季节。



可是Singto却觉得自己浑身着了火,他抱紧Krist微凉的身体,在弟弟裸露的颈项,胸口,一路向下制造出一朵又一朵嫣红的花。



Krist在颤抖,发出无意识的、软糯的唔咽声。Singto呢喃细语地安抚他,可是身体的动作却温柔又坚定地继续着。



他抚摸过Krist高挺的鼻梁,微翘红润的嘴唇,有着漂亮线条的下颚,用手梳理Krist汗湿的头发,满足地看着身下有着月白色肌肤的人儿。



他垂首吻住Krist。



月牙儿,水中的月牙儿,属于他了,终于属于他了。















6



Singto一直都知道Sangpotirat先生在庄园里建造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室,里面驻扎了Sangpotirat先生资助的一个由科学狂人们组成的研究团队,这个团队所研究的都是一些禁忌项目。



Krist在幼年时就已经确诊患上一种罕见的、难以治愈的疾病。最好的医生诊断的结果是,如果在现有的医疗条件下,Krist活不过二十岁。



在Krist的身体衰败到即将无可挽回之际,Singto终于知道Sangpotirat先生和他的团队研究的是什么了。



人体冷冻技术。



将人体冷冻,被冷冻之人的身体状况将一直维持在冷冻的那一刻。



既然现有的医疗技术无法治愈Krist,那么换个角度想问题,如何才能让Krist等到治愈的那一天。



Sangpotirat先生失去了心爱的妻子,再也无法忍受在暮年时再次失去心爱的儿子。



他立下遗嘱,把所有的财富都转赠到Singto名下,同样要求他发誓,有生之年资助维持冷冻装置的运转,直到医学界发明出能够治愈Krist的方法。



Singto不想拥有这样的财富,他只想拥有那个月牙儿般的人。



十六年来,他总在夜深人静之时,潜入地下研究所看一看Krist。



Krist悬浮在装满冷冻液的巨大玻璃器皿里。紧闭的双眼,苍白的皮肤,Singto总有一种失去他的恐慌,让他反复的向工作人员确认监控数据是否正常。



Singto伸手想摸一摸心爱的弟弟,冰冷的玻璃隔绝了他的手。



到了第十六个年头,当医疗团队传来用于治疗Krist的药物,已经在小白鼠身上试验成功的消息时,Singto迫不及待地唤醒了Krist。



长时间的冷冻,造成Krist有了一系列综合症,记忆的混乱和缺失,四肢也僵化到不能自理。



看着失去记忆的Krist如往昔一样依恋他,Singto便闭口不提往事,不想在他心里留下阴影。他总想一遍又一遍地告白,把缺失了十六年的爱全部传达给Krist。



天不遂人愿。



在小白鼠身上试验成功的药物,却一再的在人体临床试验失败。



而Krist的身体开始继续衰败下去。













7



Singto从昏迷中苏醒,New松了一口气,“太好了,医生给你做过手术了,还好没有伤到要害。你最近精神绷得太紧,需要多注意休息……”



“Krist怎么样了?”



“歹徒被你当场击毙,警(和谐)察也来勘察过了,你属于正当防卫,没有法律上的问题……”



Singto开始拔手上的针管,“Krist在哪?我问Krist在哪?!”



New按捺不住Singto,“Krist去了地下研究所!”



Singto一下没有控制住力道,针头在手臂上划出一条血痕。



“他不能再等下去了,Singto。你知道的,虽然他一直忍着没说,但是他的身体状况支撑不住了。越早实施冷冻术,对他来说越好。”



Singto想在年龄差距越来越大之前,再次拥有Krist。



是他太心急了……













8



Krist赤脚站在巨大的玻璃器皿中,仰头看着越来越多的冷冻液湍急地灌进来。



P'New告诉他自己病了,如果再不进入沉睡,他随时都会死去。



他不害怕死亡,人终有一死,只是迟早罢了。



他又害怕死亡,害怕再也见不到P'Sing,害怕P'Sing因他而伤心……



水位越来越高,浸过他的小腿,漫过他的腰背。就在水位即将漫过他的下巴时,Krist透过玻璃看见研究室的自动门打开了。熟悉的人影晃动,Krist扑腾着扒在玻璃墙上,睁大眼睛终于看清来人。



是P'Sing!



看到Singto没有大碍,Krist开心地笑起来。



Singto走近,看着Krist贴在玻璃墙上的手,把自己的手也放在同样的位置外侧。两人的手隔着玻璃交叠着。



一旁的科研人员正紧锣密鼓地进行工作中,有序的汇报数据声,仪器的运转声此起彼伏。



心跳正常。



血压正常。



……



无感情的机械女声响起:冷冻装置启动倒计时开始!











……



Krist微笑着面对Singto,他想告诉Singto自己的心意,于是用另一只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比了一个爱心给Singto。











冷冻装置开始启动。



爱心从Krist的手中消散,笑容从他的脸上退去。他逐渐失去意识,在巨大的玻璃器皿里再次陷入沉睡。



黑色的头发轻轻飘荡,Singto知道他的头发摸上去有多柔软。



衣服的下摆不时浮起,露出纤细的腰身,Singto记得他搂上去时的触感。



白皙的人儿被透明的液体包裹,他是水中的月牙儿。



Krist的时间停止了,陷入沉睡的他再一次停留在十八岁。









New扶着Singto走出地下研究所。



天已漆黑,风很大,吹得天上暗色的云快速流动。风停了,月亮不再忽明忽暗,完整的挂在天空闪耀着光芒。



Singto猛地推开New,一路跌跌撞撞地冲向水塘。他跳入水中,带起一波波涟漪。涟漪蔓延至整个水塘,中心处的月影也开始晃动变得支离破碎。



Singto不敢再动,用颤抖的双手捧起一舀水。小小的月影现在在他的手中,可是水调皮地从他的指缝中溜走,月影消失了。









1969年7月20日,人类第一次登上了月球,从此美丽皎洁的月亮再也不是遥不可及的。



可是在这几十年后的今天,Singto却依然无法触碰到水中的月亮。



无法触碰他心爱的弟弟。



无法触碰他的心上人。













9



泰国没有春夏秋冬,一直炎热的天气让人遗忘了时间在一刻不停歇地流动。



一年,五年,十年过去了。



治疗Krist所患疾病的治疗方案终于研究成功了,在成功治愈十多人后,Krist被唤醒了。



醒来的Krist有冷冻术后的综合症,四肢僵硬,没有了记忆。



Singto告诉痊愈的Krist,自己是他的养父。









New推开Singto家的客厅门,和抱着一堆东西的Krist撞了满怀。



“嗷,New叔,对不起,我赶着出去,没有注意你。”



“没关系,Krist,你赶着去哪里?”New帮Krist收拾散落在地上的东西,他的动作渐渐停下来。



“这是……Kongphop?电影明星Kongphop吧?!”New把几个印有Kongphop头像的透扇和灯牌从地上捡起。



Krist不顾礼貌,一把从New的手中扯回,塞进自己怀里的纸袋中。



“这是帮…帮朋友准备的啦!”



“哦咦,我们的Krist情窦初开,这是喜欢上Kongphop啦?话说回来,你喜欢的是Kongphop这种类型的男孩子?”



“没有!New叔,你不要乱说!让Singto爸爸听见了,他会误会的!”Krist手舞足蹈地拦住New的话语,不停地示意他嘘声。



“我已经听见了,”Singto抱着手臂走进客厅,靠在门框上笑着说,“我们Krist喜欢Kongphop,我知道了。”



Krist像被踩了尾巴的猫,一下跳起来,“都说了没有喜欢!不是的!!!”



Singto截住Krist辩解的话头,指向窗外,“你的朋友已经在门口等你了,再不出去就要赶不上Kongphop的见面会喽!”



Krist愤恨地瞪着New一眼,抱起纸袋正要开门前,突然转身冲进Singto怀里,别扭地一把抱住他。



“Sing爸爸,等我回来陪你吃晚餐哦!”



未等Singto回应,他就红着脸连跑带跳地开门出去。



New看着Krist在屋外向他们挥手告别,转身坐进汽车离开。



“你不打算告诉Krist真相吗?”



Singto毫不犹豫地摇头。



New叹气,“这样不告诉他,真的好吗?”



“New,我今年已经过了四十五岁,已经到了开始担心体检报告的年纪了。Krist以前只比我小一岁,现在比我年轻太多了。他正处在好时光,应该尽情享受生活,而不是陪着我这个半老头子。”Singto勾了勾嘴角,回忆起往昔。



“我在Sangpotirat先生面前起誓,终身照顾他,呵护他。如今,我还能看到健康的Krist,这是我的幸运。我现在的愿望是,能有一个像我一般爱Krist的人,呵护他过完幸福的一生。”











去往见面会的汽车里,几个少男少女都感受到了Krist微妙的低气压,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询问。



“都怪你们!让我带灯牌,被Singto爸爸发现了,现在他误会我喜欢Kongphop了!”



“嗷!你不是喜欢Kongphop才和我们一起去见面会的吗?你爸爸根本没有误会啊?!”



“我喜欢Kongphop是因为……”Krist顿住了,看着车里的朋友们都在等待他的回答,他双手抱胸扭头望向窗外,“哎呀,说了你们也不会明白!”



朋友们调笑Krist两句,便兴奋地讨论起即将开始举行的见面会。



Krist靠在窗边,没有加入他们的讨论。



Singto爸爸,New叔和朋友们都不明白自己。



他之所以喜欢Kongphop,只是因为……



Kongphop的眼睛很像Singto爸爸的眼睛,里面好像有着一样的星光在熠熠生辉而已。













【全文完】